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书画 > 正文

坚实宁静 司徒立绘画中的光

时间:2019-11-26 14:37:59    来源:中国文化报    

司徒立的绘画,古意、幽深、静穆。观之,令人有“忽逢幽人,如见道心”的通透感。这是艺术的境界,也是诗之品质。

司徒立喜爱画兰花、古瓶、空间、林中空地。就外在题材来说,它们可称为静物画、室内画和风景画。但在他的绘画生命中,贯穿于这些事物而不变的,是其对光的描绘。甚至可以说,光才是司徒立绘画真正的主题。这不可替代的光,照亮了他绘画内在的灵魂。唯其有光,才令其通透。

司徒立绘画中的光不是瞬息万变的自然外光,它具有一份内在的坚实和宁静,呈现出更为恒久的实质性。司徒立所画的光是整个画面所浸浴其间的氛围,带出一种环绕在作品周围令人着迷的、若即若离的存在。这是一种既属于对象又属于自身本性的沉淀着的永恒的东西。所以他的画也更为静谧、单纯,意境深远,令人与自然契合。

对司徒立来说,画光是一种古典式的静观的体验,它是一种生成和充盈,如同中世纪的修士,在灵修中静观神圣之光的显现。这体验导致司徒画面的光充裕但不耀眼,也不给人明媚、灿烂的感受。相反,我觉得这光常常是潜隐光亮而不露,和光同尘。这一点尤其在《澄明》《静穆》《雄浑》《谷地》《纤秾》等作品中体现出来。所以,在这光的充盈中,我们看到那些事物在他的笔下转化为丰富统一的世界,这个世界不是由事物而是由光的精神所组成——一个精光聚集的物化世界。司徒立的画面随着光的变化而不断发生,它让我们意识到时间的流动性和空间的永恒性,并以真诚与单纯来感受、汲取现实中的诗性意义。

庄子在《齐物论》中曾经也说到一种光,这种光被称为“滑疑之耀”。这种光晃动于有无,非真非假,所以它根本无法捕捉,它时有时无,又包容万物,它能明照万物为“道通为一”,它是一种境界的开显,它是一个光明,而这光明又韬晦和光,幽而不耀……

司徒说:“这是一种神秘的光,这种光对人最是诱惑。”诱惑并非来自确实不疑的显现,恰恰相反,是来自它的不确定性。它是“不断生成、不断流变”的存在。由此,司徒立光的绘画实际上是诗意地描绘了存在之真理,他的绘画蕴含着绘画的规定性而特别地切近于绘画的本真性。在这个意义上,司徒立是别具一格的画家。(蒋梁)

相关新闻

凡本网注明“XXX(非中国微山网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。

特别关注